听说关东煮和巧克力更配哦

更新随机,取关随意,禁止一切站内站外转载
沐橙云秀痴汉x
es阿多❤❤❤
可爱的西皮@不写完阿凡生贺不改名

【楚苏】不醉不会(1-3)

致我最爱的姑娘。

演员楚×歌手苏

1

苏沐橙大概是喝醉了。

楚云秀就在她背后抽烟,她都没注意到。

薄荷烟混着厕所里清洁剂的味道,再加上一群醉醺醺地在女厕里补妆的姑娘们的胭脂水粉味儿,迪奥、香奈儿再加上天知道什么牌子的香水混在一起,再贵都只能是剧毒。

苏沐橙晃晃悠悠地从隔间里出来,她挤开拥在镜子前补妆的两个姑娘,将其中一个画歪了口红的姑娘的眼刀和楚云秀一并无视,她撑着洗手台歇了会儿,粗暴地打开手包,倒出来粉扑、粉底之类的东西,然后她抓起其中唯一的一支圆管口红,颤颤巍巍地旋出膏体,手抖得像得了帕金森。

苏沐橙抬起头,看到镜子里苍白的像个水鬼的自己和身后抽着烟的楚云秀。

“啪——”口红掉进水斗里。

“草。”楚云秀听到苏沐橙轻声爆了个粗,这下她敢肯定,苏沐橙确实喝醉了。

两个姑娘补完了妆,抬头挺胸地出去了。

苏沐橙愣在那儿老半天没回过神,楚云秀先看不下去了。

她按灭了烟,捞起水斗里的口红,雪白的陶瓷上留下一道鲜红的印记,不能用了,楚云秀冷漠地把它扔进垃圾桶里,反正等苏沐橙清醒了也会丢掉。

掰过傻乎乎的姑娘的脸,楚云秀几乎是粗暴地擦掉她掉色掉了一半的口红。

扯了张纸巾沾了自来水给她擦脸,楚云秀问,“刘皓呢?”

“停车场,”苏沐橙眨了眨醉醺醺的眼睛,“他先带孙翔去车里了。”

“走吧,来。”楚云秀实在不放心让苏沐橙一个人醉着在外面游荡,她的酒品差到她刻骨铭心。

“哎哟我的姑奶奶啊,叫你别喝那么醉,明天还有发布会呢。”刘皓赶紧从楚云秀怀里接过自己负责的艺人,背后的保姆车门半开着,一个人歪歪斜斜地倒在作业上,大概是孙翔。。

“谢谢楚小姐。”刘皓公式化地对楚云秀笑了笑就要扶着苏沐橙钻进车里。

“我送她回去吧。”

“这……”

“我没喝酒,你放心,”楚云秀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黑色suv,“顺路。”

刘皓这才想起来,两人住在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同一楼层,顺路得不能更顺了,他回头看一眼在保姆车里不省人事的孙翔,“那就麻烦楚小姐了。”

SUV驶出车库,刘皓回头关上车门,正要坐上驾驶座,他脚下一顿,突然想起,今天的聚会好像没请烟雨吧?

2

苏沐橙的酒品比起大学时真是好许多了,她安安静静地躺在后座睡觉,不吵不闹。

怕她吐,楚云秀努力放慢车速开得更稳一些。平时都是李华开车,她有点手生。

其实就苏沐橙的咖位她根本没必要在这种小聚会上喝得烂醉,但楚云秀知道,她最近不好过,她和嘉世本就貌合神离,叶秋解约之后,处境更是尴尬。

她们住的小区地段很好,就在市中心,不一会就到了。

楚云秀停车的时候不太稳,颠簸了一下,苏沐橙被猛地一晃,“草!会不会开车啊!”她迷迷糊糊地怒骂然后又睡着了。

你家粉丝知道他们清纯甜美系的情歌小天后一醉就爆粗吗?

果然还是一点没变,楚云秀回头看了眼苏沐橙漂亮无辜的脸蛋。

那还是她读大四的时候,她晚上在酒吧做兼职歌手,那天恰逢生理期,她嗓子都是嘶哑的,但这无所谓,酒吧里,人们该喝酒的喝酒,该调情的调情,谁在乎她唱的是最炫民族风还是小情歌?

意外就发生在那天演唱结束后,楚云秀小腹痛得厉害,最后一首歌唱得都快没声儿了。高跟鞋穿久了脚上酸涨,像踩在刀上,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痛。

她走下舞台,一个醉汉突然冲了上来嬉皮笑脸地搭住她的肩膀,酒气扑面而来,“美女,一个晚上多少钱?”

没等她甩开胳膊,连身边的李华都没反应过来,一只手拍了拍醉汉的肩膀。

“你谁啊?”醉汉回头。

那人就是苏沐橙,她一头栗色的长发凌乱得像个疯子,这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儿了,但楚云秀至今都记得那双漂亮眼睛里化不开的醉意和闪烁的愤怒,瞳孔亮得惊心动魄。

“我是你爸爸!”

说着,漂亮姑娘抡开胳膊抄起酒瓶子砸了过去。

3

楚云秀在苏沐橙家门口的盆栽底下找到了钥匙,没开灯,进门的时候一脚踩到一只高跟鞋,措手不及差点背着苏沐橙摔个四脚朝天。

好不容易摸索到了开关,视野终于明亮,楚云秀才发现地上是一片高跟鞋,七倒八歪,就没几双是好好站在一起的。

背上趴了个苏沐橙,楚云秀只好甩开脚上高跟鞋,再把地上的一片踢开好让自己通过。

房间里的情况也没比玄关好多少,沙发上堆着乱七八糟的衣物,抱枕掉在地上,茶几上是五花八门的零食。

就这令人发指的景象大概还是每周都有经纪公司请阿姨来打扫一次的结果。

不管斗转星移,海枯石烂,苏沐橙的在外光鲜在家邋遢大概永远不会变。

凌晨一点了,一大早还有通告,楚云秀把苏沐橙扔在床上,给她脱了鞋,就进了卫生间。

三更半夜的,楚云秀脸色好不到哪儿去,打了粉底也掩饰不了苍白,只有口红持久度良好地兀自鲜红。

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良久,发出一声长叹,然后打开水龙头冲了把脸。

出来的时候苏沐橙很乖地躺在床上,眼睫睡不安稳地轻轻抖动,大地色的眼影淡淡地打在眼皮上有些晕开,棕色眼线流畅而柔和,楚云秀拿了瓶卸妆水,仔细给熟睡的姑娘卸了妆,又擦了脸,干净利落地把她身上的小礼服扒下来,又不是没看过对方什么都不穿的样子,楚云秀淡定地给只穿了内裤和抹胸的醉汉盖上被子。

还好自己没喝酒,楚云秀打开衣柜想给自己找套衣服换,扯出来套多啦A梦的睡衣,挺苏沐橙的,她在睡衣上的童心未泯大概也永远不会变,她眼角抽了抽想,又脑补了一下七老八十岁的老太太穿了套蓝色的叮当猫睡衣的场景,忍不住微笑。

tbc

辣鸡lofter!!!!我从18号十二点开始试图发文,发到18号的最后一分钟终于发上来了orzzzzzz

甜,超甜的,甜死人

祝我最爱的姑娘生日快乐!❤❤❤❤❤❤❤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