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关东煮和巧克力更配哦

更新随机,取关随意,禁止一切站内站外转载
沐橙云秀痴汉x
es阿多❤❤❤
可爱的西皮@不写完阿凡生贺不改名

【楚苏】Unreasonable Fairy tale(10-11)

我来更新啦,爱我吗?!

10

江湖传说,嘉世公主是一名绝世美人,从小体弱多病,精通琴棋书画,举止优雅……

美人倒是真的,体弱多病有待商榷,精不静通琴棋书画李华看不出来,但是举止优雅?

而现在,李华看着美人靠在树上低头一个劲撕咬肉干——他的干粮——吃得相当痛快,“水。”苏沐橙头都不抬不客气地鼓着塞满了肉干的腮帮子吐出这么个字。

李华认命地从马背上摘下水囊递过去,“祖宗啊……”他低声感叹,终于明白了楚云秀每次提到嘉世公主时的欲言又止,原来不是惋惜和感叹,真的是无言以对啊。

“在呢。”姑娘应了一声,扬起头以海盗头子喝朗姆酒的气势大口喝水,又毫不在乎地拿袖子擦了擦嘴,哪儿有个公主的样子。

没人让你回答我啊!!!我是该夸你有礼貌还是该夸你有自知之明啊!!!李华要疯。

在围观完了旧嘉世公主五分钟干掉自己五天的干粮以后,李华开始想念自家天天惹事的双胞胎公主们。

就在李华开始神游天外的时候,姑娘站直身子,回味无穷地砸吧砸吧嘴,径直走向李华的马。

“祖宗啊,又怎么啦?”等李华回过神来的时候苏沐橙已经在马背上了,不是寻常姑娘骑马时双腿并拢放在一边矜持优雅的斜挎坐姿,苏沐橙也不管自己穿着裙装,跨坐在马背上裙子撩起来露出长及膝盖的皮靴,倒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走不动了。”她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的马呢?”李华头疼了起来。

“跑了,”姑娘坦荡得像放跑了自己的马多么光荣一样,“干粮在马背上。”

说着她小腿夹紧马肚,一副要出发的样子。

“你知道怎么走?”

“不知道。”姑娘说着还挺了挺贫瘠的胸,“这不是有烟雨的侍卫队队长大人在吗?”

10

秋日祭就要到来,吸引着赶集的人们和各地的商人,烟雨的夜市也是热闹非凡。

楚云秀终究拗不过写作公主读作祖宗的舒氏姐妹们撒泼打滚,还是换上了便装和她们去逛夜市,烟雨的夜市位于进入城堡的主干道上,热闹非凡。

两姐妹穿着掩饰身份的朴素衣物,手拉着手提着裙角蹦蹦跳跳,哪怕是李华在,他们俩也拽不住两个公主,更何况两个公主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楚云秀也就让她们去了。

通常情况下,两姐妹自己就会悄悄出宫去玩儿,这次特地把自己也拽上还美名其曰给她们当保镖大概也是她们看出来她最近对旧嘉世过于紧张吧。

毕竟出宫少,舒可怡兴奋地回头招呼楚云秀来看一个头饰,虽然廉价但确实挺好看的,铜制的底座上镶着剔透的琉璃,在夜市温暖昏黄的光线下看上去格外温暖。

楚云秀突然想起了苏沐橙,想起她橙色的水晶发卡反射着日光,深深烙印在楚云秀的眼底。

舒可欣则在旁边的摊位上扔起了飞镖,一扔一个准,老板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

楚云秀又想起了苏沐橙,想起她也曾经在这样的小摊上摆起架势,用一把被动了手脚的弓百发百中。

苏沐橙,苏沐橙,苏沐橙,也不知道你现在好不好。

离楚云秀不远的一个灯笼下面站着一个少女,裙角有些泥点,带着一个橙子形状的发卡,挺直了背,褐色的长发垂到腰间。

然后她回过头来,楚云秀觉得她长得和苏沐橙特别像,不论是眼睛、鼻子还是嘴巴,就是头发长了。姑娘棕色的眸子里满是惊喜和错愕,她激动地一声惊叫,“秀秀!”

少女欢快地张开双臂奔过来,撞了她满怀。

舒氏姐妹一脸茫然地望着两人,李远在不远处牵着马快步走来,楚云秀怔愣了片刻,伸手抱紧了怀里的姑娘,安抚地撸了把她的背,“我在这儿。”

tbc

久别重逢天雷地火(……)

下集预告:秋日祭舞会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