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关东煮和巧克力更配哦

更新随机,取关随意,禁止一切站内站外转载
沐橙云秀痴汉x
es阿多❤❤❤
可爱的西皮@不写完阿凡生贺不改名

【楚苏】Unreasonable fairy tale(7-8)

今天生日更新一发!祝我十七岁一周年生日快乐(强行十七岁)~~~


7


“在这儿乖乖呆着别动,”楚云秀把苏沐橙安置在一个小酒馆里,现在是下午两点多,正是卡在午饭和下午茶中间的尴尬时间,酒馆里只有一个百无聊赖的女服务员,“我去对面武器商店买点东西。”


苏沐橙很乖地点点头,楚云秀叫来女服务员,点了份可以当下午茶的蜂蜜面包和白葡萄酒,武器商店就在酒馆对面,公主陛下真出什么幺蛾子了,她也方便照看。


思考了一下,她从腰间的钱袋里掏出两枚铜币给苏沐橙,“当心一点。”


叮——楚云秀踏入武器商店,关上门,外界的喧嚣就失了真。


“欢迎光临,客人需要什么武器呢?”


“给我一把短刀。”


“好嘞,客官稍等啊。”


她这才好好地开始打量商店,和其他武器商店一样,店里的墙上挂满了各类武器,大到巨斧,小到匕首,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应有尽有。


楚云秀细细打量,直到一把弓吸引了她的注意。


“美女你挑一下,看看哪把比较喜欢?这把柄上镶的是霸图产的正宗红宝石,这把短刀的工匠在我们贺武也是数一数二……”


“那就这把吧。”楚云秀看了一眼说,她伸手指了指墙上的弓,“那把弓拿下来我看看。”


“哎呦美女你眼光真好,这把弓呀……”店小二的唠叨好像停不下来,楚云秀干脆地过滤掉废话。


她拉了拉弓弦,很有弹性,弓的曲线很流畅,还用暗红色的油漆画上了两条波浪,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苏沐橙拎着这副弓的模样。


“这副弓,”她放下弓箭,敲了敲柜台,打断了店小二滔滔不绝神似蓝雨剑圣黄少天的推销,“还有刚才的那把短刀,我要了。”


店小二鲜少遇见这样出手利落的客人,喜出望外,连忙去后头拿来了十来只箭和稻草编的箭桶一并给她。


“客人走好啊!”


“哇,云秀你买什么了呀?”苏沐橙很乖地坐在原位,盘子里的蜂蜜面包还剩下半块,白葡萄酒也留了大半杯。


“喏。”楚云秀坐下来把弓和箭桶递过去,“我看你挺会使弓,刚才看到把还不错的,正好钱还有多就给你买了。”


“我哥哥苏沐秋,他以前可是用弓箭的高手,”苏沐橙捧着弓箭,挑了挑弦,听声音就知道是把好弓,“连叶……叶秋都不一定打得过他。”说到这儿,她漂亮的棕色瞳孔深邃起来,声音变得飘渺,“就是哥哥教得我射箭。”


楚云秀一声不吭的吃着面包,最后一滴白葡萄酒流入她的喉咙,便宜果然没好货,她想,这酒真是酸涩的厉害,苏沐橙的哥哥苏沐秋在刚成年的那一年就去世了,她当然知道这件事。


“走吧,”楚云秀站了起来,“我们该去码头找船了。”


贺武码头热闹非凡,鱼龙混杂,摊主的叫卖声,水手的喊声不绝于耳,旁边的小酒馆里是短暂靠岸的水手,穿着暴露的女人穿梭其中,对在海上飘摇的男人们露出妩媚的笑容。


楚云秀和苏沐橙走进去一下子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碍于腰上的剑和背后的弓才没有人上前搭讪。


楚云秀环视一圈,走向正在打牌的一桌,船长模样的中年男子正搂着袒胸露乳的女人,“美女喝一杯么?”


“好呀。”出乎苏沐橙的意料,楚云秀笑着答应了,还冲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过来坐下,“请我和我的朋友喝一杯吧。”


中年男子挺着大肚腩,拍了拍女人的臀部,示意她去拿两杯酒来,露骨地打量着两个人,“两位美女是要去哪儿?”


“你的船要去哪儿?”楚云秀不答反问。


“经过蓝雨和微草,到霸图大陆。”


楚云秀解下腰间的一个钱袋,直接扔到男子的面前,“这些钱够你绕点路去一趟嘉世国,再在烟雨国停靠一下么?”


“够,够!”男人打开钱袋一看满袋的金币,就想把它收到自己的囊中,“明天早晨起航。”


但他的动作戛然而止,桌子上突然插了一把短刀,贯穿了厚重的木桌,刀柄上的红宝石闪着光,只差一点点,被贯穿的可能就不是桌子而是他的手,可他根本没有看清楚云秀的动作,苏沐橙也被楚云秀吓了一跳,但她还是努力板着脸,双手握拳攥起裙子。


男人惊出了一身冷汗,抬头看向楚云秀,她仍然在笑,她又扔过去另一个钱袋,男人不敢再动,只是直直地看向楚云秀。


“到了烟雨,这些金币都会是你的。”她笑着拔出短刀,收起两个钱袋,不等男人回复就拉着苏沐橙站起来,“我们日落出发,要头等舱。”



8


贺武是个离嘉世很近的小岛,她们落日出发,日出便能到达,头等舱两个人甚至都没有进去,她们坐在甲板上什么都没说,却一夜未眠。


天将亮不亮的时候,苏沐橙突然问:“云秀,你为什么会做骑士呀?”


楚云秀想了想,说:“我是独生女。”


“然后呢然后呢?”


“我父亲是个骑士,他需要有人继承家族的传统,我是长女也是唯一的女儿,我有这个责任。”


说起来真的挺简单的,楚云秀原本以为这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没想到真说出来了也就两句话的功夫。


烟雨国说小不小,和贺武,越云比是大的,说大也不大,和霸图,嘉世比是小的。楚家就是烟雨除了王室之外最大的家族,世代都是烟雨的骑士。楚云秀是家中的独生女,在别的女孩听着童话故事,穿着漂亮裙子的年纪,她提着过于沉重的木剑在训练场上练习,在别的姑娘纷纷被许配给门当户对的人家的年纪,她已经成了一名独当一面的骑士。


她也说不清和苏沐橙比起来自己算是幸运抑或是不幸,苏沐橙也没有在说话,她只是看着天边的一点,眼里没有焦距。


天亮了,水手们吆喝起来准备靠岸。


苏沐橙站起身,拍拍裙子上的灰,海风吹起她的棕发,朝阳给她镀上一层金边,水晶发卡折射出好看的光,姑娘笑了,“我走啦。”


“嗯,”楚云秀没有站起来,她抬头看着苏沐橙,“嘉世和烟雨的贸易关系才开始没多久,不出两个月你会再看见我的。”


姑娘背上弓箭,接过楚云秀递来的两个金币,“那,下次见!”


“下次见!”


她们谁都没有想到,这艘船就是她们最后的和平,下了船,之后的一切都天翻地覆。


而这一别就是整整两年。





tbc


于是我的存稿箱空了233333333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