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关东煮和巧克力更配哦

更新随机,取关随意,禁止一切站内站外转载
沐橙云秀痴汉x
es阿多❤❤❤
可爱的西皮@不写完阿凡生贺不改名

【乐柔】一伞定情(1-2)

先把坑挖了再说

1

S市的夏天一言不合就下大暴雨。

唐柔撑着伞等着过马路。雨大到撑伞都无济于事,热裤沾了水贴在大腿上难受极了。平日里熙熙攘攘的大路口只有她一个人在等待。

红绿灯开始了倒数,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水声,没等唐柔反应过来,一股湿气带着热量靠近。

是个20岁上下的青年,染成酒红色的头发略长,在脑后扎了个马尾,被雨淋得有些湿答答的,简单的白色T恤上也是斑驳的水渍。

“不好意思啊美女,”青年开口,五官清秀干净,声音也挺好听,“能借个伞躲躲么?过了马路就好。”

人家都叫美女了,唐柔也不忍心让他白白淋雨,她的伞换到左手,朝青年倾过去。

“谢谢啊。”红发青年低下头来躲进伞里,伸手抹了把湿漉漉的脸。

马路对面的红灯暗下来,绿灯亮起。

马路的地势比人行道低,积水已经深到脚踝,唐柔穿着人字拖,小心翼翼地提脚迈步,生怕水流把拖鞋冲走。

红发青年配合着唐柔的速度,低头弯腰的躲在伞底下的动作颇为滑稽,他的右肩和唐柔的左肩始终保持着一个拳头左右的距离,介于亲密和疏离之间,总之是个让临时呆在伞下的两个人都不觉得太尴尬的距离。

走到了对面,青年比唐柔先一步踏上了人行道,脑门一下子就磕在了伞尖上,“嘶——”,他条件反射地抬手去揉,“没事吧?”唐柔的伞举高了一些问。

“啊,没事没事,”青年慌忙放下手又不小心蹭到了唐柔的手臂,他一下子就手足无措了起来,“谢谢美女啊!”他灵活地低下头,钻出伞又回头和唐柔挥了挥手道别,很快就跑进面前一栋居民大楼消失在唐柔的视线里。

荣耀路222号,唐柔走进面前的大楼,收了伞,打开手机备忘录确认了地址。

2

马上就要开学了,张佳乐好不容易才在大学附近的居民楼里租到一套房子——还是合租,行李就被快递弄丢了。

居民楼历史悠久,房间里的空调恐怕都快和张佳乐差不多年纪了,刚搬来第二天就直接罢工,张佳乐热得实在受不了,就想跑去图书馆吹空调,结果刚走到马路对面,雨“哗”的一声就泼了下来,他只能冲进便利店躲雨。

“能借把伞么?”张佳乐倚着收银台撸了把被雨水打湿的头发问,通常便利店都可以交点押金借把伞。

“伞借完了。”收银小哥一脸冷漠。

“……”张佳乐沉默片刻,掏出裤子口袋里的钱包,“那我买一把吧,多少钱?”

“卖完了。”

张佳乐服气,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更服气了。

寒烟柔:我快到了,你在哪儿?

张佳乐敲字。

百花缭乱:我马上回去!

这下好了,合租的室友还没有从房东那儿拿到钥匙,现在已经快到了。

啊,对,没错,张佳乐的合租室友是个姑娘。房东问张佳乐介不介意室友是异性的时候,他说,“只要姑娘不介意我就不介意。”,结果还真是个女性室友。林敬言知道以后不小心告诉了方锐,告诉方锐这个大嘴巴还得了啦?他一知道整条酒吧街加整个荣耀大学,不说整个大学,起码艺术系可以说是是人尽皆知。

想到这里,张佳乐无言以对地抹了把脸,外面的雨一点停下来的迹象都没有,反而是愈下愈烈。

雨下的这么大,就是有伞都受不住,马路上大概连个鬼都没有,张佳乐想。

下一秒,张佳乐就听到了自打脸的啪啪响声。一把红色的伞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伞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和图案,是特别纯粹的红。撑伞的姑娘看不清脸,上身也是件宽松的红色T恤,下摆的地方打了个结,普通的衣服变得活泼起来,热裤底下伸出一双优美的长腿,踩着人字拖走得小心翼翼。

张佳乐又解锁手机看了一眼消息,女孩儿停在了路口等着红绿灯,他看了看便利店挂的钟,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毫不犹豫地冲出去。

跑得太急,裤子被溅起的雨点打湿。

“不好意思啊美女,”姑娘有些错愕地转头看她,张佳乐觉得自己这句美女真是叫得发自内心,“能借个伞躲躲么?过了马路就好。”

张佳乐自认长得还不错,一张娃娃脸显嫩又格外讨人喜欢,尤其是长辈,号称中老年妇女杀手,用张新杰的话说就是特别容易激发女性的保护欲。

姑娘没有说话,手里的伞举高一点偏向张佳乐,红色的阴影把他笼罩进去。

为了不让两个人太尴尬,张佳乐努力地和姑娘保持距离,刚一到马路对面就被伞尖戳个正着。

“嘶。”我的花容月貌啊,张佳乐揉着额头想。

“没事吧?”

“啊,没事没事,”张佳乐迅速地缩回手,“谢谢美女啊!”他钻出红色的阴影,回头和姑娘挥了挥手告别,美女声音也挺好听的,他漫不经心地想。

结果这伞还是白借了,张佳乐在卫生间里脱下t恤一拧巴能挤出水来。

敲门声响起,应该是室友到了,张佳乐赶紧扒拉了件t恤套上,往脑袋上扔了条毛巾,“来啦!”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汲拉着拖鞋去开门。

门一开,两个人都愣住了。

“是你?!”

TB(可能没有C)

顺便店员小哥是莫凡233333

评论(1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