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关东煮和巧克力更配哦

更新随机,取关随意,禁止一切站内站外转载
沐橙云秀痴汉x
es阿多❤❤❤
可爱的西皮@不写完阿凡生贺不改名

上了大学真的是忙成狗了

【乐柔24H/19H】民国遗事

924是乐柔节!!!!!呜呜呜没有写完,一周内会补完的先敲个卡!很久以前就打算写的民国pa!


1

那是个看上去很新式的青年,穿着米白色的西装,裤脚被泥点溅湿,皮鞋挺新的,但也蒙着一层薄灰,礼帽下是一头酒红色的发。眼里是一层浅浅的笑意和疲倦。

似乎是注意到了从楼上下来的唐柔,青年摘下礼帽致意。

唐柔微微蹙了蹙眉,西式这套她还不太吃得消。

“这是小女唐柔。”父亲唐书森和那青年介绍道,又转头催促唐柔,“小柔还不快下来和张先生打招呼!”

“张先生好。”唐柔刚放学没多久,她一头齐耳短发,还穿着女校的校服,青色的衬衫下摆收在黑色的长裙里勾出年轻的腰线,她伸出白生生的胳膊握手。

“不用喊我张先生,”青年笑了,“张佳乐,喊我张佳乐就好。”

他就这样在唐家住下了。

那是民国二十六年的早春。

2

张先生就住在唐柔隔壁的厢房。

唐柔上学早,他们早晨基本没有撞上过,张先生是百花报社的编辑,下班总要比唐柔放学晚上一两小时,加班加点是常事,晚饭也总是在出版社解决,两个人不太有什么交集。

唐柔的成绩都不错,唯独外文一直不理想,最近要考试了,她也只能抓紧时间挑灯夜战。

晚春的夜晚响起小贩的叫卖声。

从来不吃夜宵的唐柔倒是也馋了起来,她打开窗户轻轻叩击,小贩当即抬起头,不想,左边的窗也推了开来,一缕极细的白烟飘了出来,在黑乎乎的夜里有些显眼,一个红发的脑袋探出来,看到姑娘愣了愣旋即露出一个笑容,“还没休息呀,唐小姐?”

“嗯,快考试了,”唐柔客气地笑笑,“张先生也是,这么晚了还在工作吗?”

“没办法,还在看稿呢,明天要交。”对方笑眯眯地在窗台上按灭了烟,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小贩也不急,压低嗓子冲着楼上喊话提醒两人自己的存在,“两位要几碗呀?”

唐柔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个二的手势,从床底下掏出个竹篮子,拎着绳子把放着零钱和两只空碗的篮子放下去。

不多时,唐柔将篮子重又拉上来,掀开盖子是两碗荠菜肉馄饨,香气扑面而来,汤里飘着虾皮和紫菜,一点香油浮在面上更是锦上添花。

房门被敲响,唐柔快步走去开了房门。

张先生还穿着西装裤和衬衫,他在宅里穿得随意,两颗纽扣开着露出脖子和锁骨,衣袖随意地折到手肘,他站在门外冲姑娘微笑,“好香啊。”

“张先生进来吧。”唐柔也不扭捏地邀人进来。

姑娘都开口了,张佳乐也不推脱,“那就打扰了。”

坐落在法租界胡同里的唐家宅其实并不大,照理说唐家这样的背景应该住得更豪华一些,但这房子是唐书森的父母留下的,住出了感情便也不特意想着搬家。

唐柔的房间和张佳乐的厢房差不多大,一张书桌,一张床再一个落地式的大衣柜。

书桌上摊了本书,摆着两碗馄饨,唐柔又拉了把椅子到桌前请张佳乐坐下。

“先生多吃些。”姑娘多舀了几个馄饨给张佳乐那碗。

“叫张佳乐就好,唐小姐不用那么客气。”青年看着自己那碗馄饨说。

“太多了,这么晚吃会胖。”唐柔笑笑。

张佳乐看到桌上的书,问:“在背英语?”

“嗯,明天考试。”

“这题做错了哦。”

唐柔一看还真是,“谢谢。”

“你等我一下。”张佳乐说着放下勺子起身回了趟房间,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稿子,“有不懂的问我就好。”

唐柔这才想起张佳乐是留洋回来的。

“就当刚才是馄饨是你请我的吧,”张佳乐勾勾唇角,吊儿郎当地,“我没找到零钱。”

唐柔笑了笑低头继续吃馄饨。

等她重新看起书的时候,张佳乐已经摊开稿子奋笔疾书地在改了,他袖子撩起露出半截,结实的手臂,手指修长,骨节有些突出但很圆润,拿着钢笔书写得行云流水,格外令人赏心悦目。他低着头在稿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五官被照得层次分明。

深夜的灯光下,姑娘看着书时不时向坐在身边改稿的青年提问,青年得了问题思考几秒便给出回答,手底下改稿子的动作不停。

灯光的距离有限,两个人像是被笼罩在灯光下,两人背后,是无边的黑暗和阴影。

3

唐柔醒的时候还趴在桌上,闹钟震天响,一件西装外套随着她的动作滑落。

书被人合上,整齐地放在桌角上,上面用零钱压了张字条:考试加油,我去上班了。

隔壁房间的门还开着,床上干净平整,唐柔在门口停了一会,把手上的米白色西装外套挂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

放学时,唐柔迎来了意想不到的人——张佳乐,挽着她的手的苏沐橙立马猜出了对方的身份,面上不动声色,底下在袖子的掩护下悄悄地捏了一把唐柔的手。

“张先生,”唐柔孩子气地踩了好友一脚,又意识到张佳乐还在她的面前,立马恢复唐家大小姐的姿态,“您怎么来了?李叔呢?”

“我打了电话,让李叔不用来接你了,我今天下班早,就想着顺便来接你,考试怎么样?”张佳乐说着顺手无比地接过唐柔手上的书包。

苏沐橙看着好友脸上不明显的红晕觉得可爱得很,也不打算做那电灯泡,远远地看见自家哥哥走来便识相地和唐柔打招呼,“我先走了,下周见哦!”说着狡黠地冲她眨眨眼挥挥手一溜烟儿地跑了。

“还不错。”唐柔上前一步和张佳乐并肩,唐家离学校挺近的,走路也就十分钟。

“唐先生有事临时去了杭州,我听他说你今天生日?”

“嗯,4月3日。”

“明天周六应该不上课是吗?”张佳乐问。

“是的。”唐柔有些疑惑,张先生是要给自己过生日吗?刚满16岁的少女想着。

张佳乐偏头看向身边的姑娘,“晚上带你出去吃吧!”

“哪里呀?”唐柔也歪歪脑袋。

“穿得好看一点哦。”青年故作神秘,狡黠地眨眨眼。

唐柔不明所以。

4

翻开衣柜,姑娘先是挑了件灰色的高领长裙,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便又挂了回去,接着是靛蓝色的长袖连衣裙,墨绿色的,鹅黄色的……唐书森宠女儿,每次去外地都会给女儿买新衣服,而且审美都还不错。唐柔平时挑衣服总是干净利落,从不这样拖泥带水。然而她挑啊挑,几乎把衣柜里头比较正式的衣裙比划了个遍。

她倒在床上,四肢摊开看着天花板,灵光一闪,“噌”地跳下了床趴在地上去勾床底下的箱子,好一阵翻腾,箱子里原本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被翻得乱七八糟,终于,一条红色的连衣裙被唐柔挖了出来。

这条裙子是父亲好几年前买的,那会儿就买大了,本来打算让小姑娘过个几年长大一些再穿这条裙子,后来和小了的衣服放在一起,竟是忘了它了。

乖巧的娃娃领、微微蓬起的泡泡袖加上收腰的设计勾勒出少女的曲线。唐柔对着镜子转了个圈,满意地下了楼。

张佳乐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眉头紧蹙。

“张先生。”唐柔唤他。

张先生放下报纸,穿着红裙的小姑娘顿时占据了他的视线,皱着的眉也松开了,嘴角荡出笑意,“唐小姐今天很漂亮。”说着站起身拉过姑娘的手,弯下腰嘴唇蜻蜓点水似的在光洁的手背上碰了碰。

他的唇冰凉而柔软,唐柔只觉得手上除了他亲吻的地方以外热得不行,整张脸都要烧起来。

张佳乐带唐柔去的西餐厅消费不低,虽然唐书森很少带女儿去应酬,但唐柔对这排场还是很习惯的,刀叉使得不太灵活,但也不至于出什么笑话。

张佳乐给自己要了杯红酒,然后略带戏谑地看向唐柔,“寿星小姐要喝什么呢?”

“和他一样。”唐柔抬头对服务生说,又看向坐在对面的张佳乐,眼里闪着不服气的光,“我酒量还不错的。”

毕竟是吃惯了中餐的,唐柔切牛排的动作有些笨拙,小心翼翼地生怕发出刀叉摩擦盘子的声响。

“我帮你切吧。”张佳乐拿了副没用过的刀叉,把唐柔的牛排切分成了小块,小姑娘脸红红的,也不知是因为红酒还是因为害羞。

食物解决的差不多了,旁边走出来个身材高挑的卷发女子,坐到了舞池旁的钢琴边,手一抬,悠扬的乐曲响起,陆续有男女成对地去跳舞。

“唐小姐会跳舞吗?”

“唐柔,叫唐柔就好。”原本不觉得“唐小姐”的称呼有什么问题,可现在唐柔不希望张佳乐如此生疏地称呼自己,“学校里教过,但没怎么真的和人跳过。”

“那直接叫我张佳乐就好。”张佳乐微笑,站起身,上身微俯,伸手邀请对方,“愿意赏脸陪我跳支舞吗?”

被张佳乐牵着手步入舞池,唐柔有些不知所措,和舞池里其他跳舞的女性相比,自己有些过分年轻了,衣着也不够成熟。

“没事的,”张佳乐看出了唐柔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局促不安,“跟着我跳就好。”

等曲子开始,两人真正起舞时,唐柔根本就顾不上关注别人的目光,眼里只有自己的舞伴,不像在学校舞蹈课那样时刻关注自己的步伐,而是随着张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这样的感觉很棒,唐柔丝毫没有察觉乐曲即将结束,张佳乐自然地抬高一只手撑着唐柔旋转起来,火红的裙摆荡漾出好看的花来,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张佳乐手一握,唐柔默契地停下旋转,裙摆仍旧微微飘荡,两人各自行礼。

先是零星的掌声响起,随后整间餐厅都鼓起了掌。

唐柔的脸颊上是羞涩而又兴奋的红晕。


tbc

嗦一下本子的发货事宜

由于主催在军训16号才能回家(…)所以发货大概要等到20号到22号左右,代理妹子她好可怜地和我说被人催啊催qaq麻烦大家谅解一下爱你们哦!!!!!
借一下tag

@裴洛洛洛洛 洛洛太太给画的签绘小周也太可爱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本人也超可爱的!!!日常赞美洛洛!!!

这摊位可以说是非常好找了

抱住袁隆草狂么!去不了湾家真是好残念qaq

楓草鈴瓔:

灣家樂柔茶會

地點: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12巷51弄36號B1(Palette。派樂地)

時間:8/31(四) 15:00-19:00

費用:0元

場地是桌遊咖啡廳,因為人數不多所以訂了間小包廂,有個獨立區塊會擺設這次大家交的圖文所印製的週邊,會塞得很滿很滿~(幸福的預感.jpg)另外一區主要就是大家玩桌遊吃下午茶hhhh

紅茶&奶茶無限暢飲,還有幾份炸物拼盤大家一起吃,除此之外如果想吃正餐(ex:義大利麵)就是自費的部分owo

是個超小型茶會~不嫌棄的話就來玩吧!!!當日看情況有可能會加時,費用我來不用擔心b 有興趣的小夥伴請在8/28前私訊我^////^


p1茶會合誌封面

p2封面+封底

p3亞克力立牌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无良排版跑路啦!

排版妹子三次有事让我自己做摊宣,于是我用我高超的ps技术做了个长图

本子详情看这里


其实明信片有三张,还有一张是封面的图,还有特典亚克力图的LOMO卡


最后是无料部分!

借一下tag

乐柔合志《耀变体》


首发cpsp

预售:8.20 20:00-9.10 20.00

链接:http://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id=557335517248

场贩会带20本左右

售价30元,赠品其实有三张明信片啦,还有一张是封面,然后还有张小的lomo卡

预售前三名和场贩第一名附赠特典,特典可加购售价15元

主催:@我自己

校对 @胡碎碎是个小污丸 

画手: @眼镜洋装鹿角麻花辫   @轩瑾是只蓝莓兔子啊  @楓草鈴瓔  @夏侯翎玥 

文手: @山河入梦。  @西灏。   @槿阑帘隙_  @怜中戏喻  @胖头鱼稍微改了下名  @楓草鈴瓔 

试阅

“我洗就行了。”她说着,往水槽边走去。洗碗机高速运转的轰隆声弥漫在两人之间。张佳乐意外地愣了半晌,笑道:“我洗会比较快。”
意思很明显,就是我来干更有效率。
短短一个多钟头的配合就能感受到差距,从头到尾只有自己在手忙脚乱,张佳乐丝毫没有表现出急促的举动,还能抽出时间观察她不影响出餐速度。
真的很强。唐柔一口气堵在心口,正因张佳乐的发言并非骄矜自大,而是单纯的老实话才如此闷人。
——《未知事项》by枫草铃璎

张佳乐只有在这件事上有了个好开头,也有了个好结局,一切顺理成章,唐柔给他的,都是十成十的好回忆,以及一个好将来,一份延续性的爱意,与百花缭乱身边炸开的特效完全不同,寒烟柔一记落花掌,狂风大作而过,什么障碍都扫清。
扫清之后,唐柔与张佳乐便面对着面,站得从来没有这么近,彼此都是微笑,就像一个对漫长迷茫的道别,里面都是释然。
而这次,唐柔也终于成为了狂风本身。
所有要给恋人的花,此刻都准备开放。
——《繁花将映》by陆沉

面对仅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唐柔本应该是戒备的。她可以在看见张佳乐时不吟诵古语替他疗伤,可是在看到他笑着对她说“好巧”的时候,她还是帮他了。此时她也可以冷漠地拒绝张佳乐的帮忙,但鬼使神差地,她点了点头。
——《光焰》by西灏

“爸爸!别睡了!起来起来起来起来!”      张佳乐被揪住了头发闹腾,但对方可能舍不得下狠手,只是叫嚷着。他睁开眼,一个小小的女孩子趴在旁边。小孩子的眼睫毛又密又长,笑嘻嘻地看着他,眼眸清澈,让人生不起气来。  
  “啊???”
——《星月慢》by  容溧

轰——
张佳乐扔出了两次爆缩式,唐柔拿着剑,没法扔个爆缩式,却在他心底刮起了呼啸的狂风。
唐柔朝张佳乐伸出了手。
张佳乐当然可以自己起身,但他选择了握住那只手,任她把自己拽起。
——《风》by心瑶

唐柔手指轻触自己的嘴唇,却被身边和她蜷在一起的人打断了回忆。
刚开始认识时的好感,对他喜好的在意,和梧桐大道上他被夕阳余晖照映着的美好倒影……所有的这些通通消失,她的手却落入了一片真实的温暖。
“在想什么?”张佳乐轻声问,捏了捏她的手。
唐柔诚实道:“想你。”
——《张佳乐和唐柔的恋爱糖分研究报告》by  Dlasre

乐柔明信片套组安利企划


画手 @楓草鈴瓔 ,么么草!!!!!

首发cpsp

预售8.20 20:00-9.10 20:00

价格:8元一套不拆卖

一共四张明信片一张拍立得

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7247208898


cp大概带个30套左右,确定场贩会购买的可以给我留个言ww